卤族笋er

可以叫Da毛!很杂食各种拆逆,

有一颗产粮的心,惨兮兮学生狗

\\凹凸//\\一人之下//\\狐妖//\\宝石之国// \\杀天//\\工作细胞//
真的炒鸡杂食,基本没有雷点,看到什么都能尝一尝
举起我吃的凹凸里十八对西皮.jpg

接受新事物比较慢

是瞎摸!!!!!!没关系反正我不要脸
——————————————————————————————
为了自己爽瞎写的片段一
安迷修曾设想过无数个与结合对象相见的场景,咖啡厅,小公园,走廊拐角……就算是在训练场,也一定是他英雄救美,而不是在训练台拳对拳肉贴肉的厮杀。
安迷修抹掉脸颊上温乎乎的液体,是血。这里不是训练场吗?这家伙,怎么切磋还见上血了?
“嗬,骑士?
,你是第一个见到我精神体的时候还没趴下的家伙。”
雷狮挂着血痕的嘴角勾了勾,一道雷霆破空,安迷修的耳朵就被震耳欲聋的狮吼灌满了,赶紧召出精神体驭风才稳住了身体,风暴停止后,是一头从未见过的凶暴异兽,狮首鹰爪,兽身禽翼,猛兽眼睛里闪着凶戾的光,腾身张翅扑过来。狼犬双目翻涌起冰冷炙热的气流向狮兽袭去,后者挥闪着翅膀躲开却又被狼犬扑上来撕咬缠斗。安迷修出了一身冷汗,冷不防被一拳招在脸上,尽力躲却还是被电流打伤了脸颊。
雷狮退后一点,摆着格斗招式皱起眉,“啧,是个向导。”
安迷修刚摆起的格斗姿势尴尬地停在半空。 向导怎么了,向导不能打架啊。
然后那只狮兽就带着震天的咆哮把这只狼犬甩回了安迷修身旁,左翼被烧焦的羽毛还冒着烟。就地滚过的狼犬爬起来,呲着牙正要扑过去,却被安迷修喝退。
对面的雷狮扬起下巴“怎么不打了,本大爷刚活动开筋骨。”
安迷修用一双冷静的眼睛看向他“我不是专门来和你打架的,只是路见不平而已,欺负弱小和女士,一点骑士精神都没有。我只想让你手下那群恶党停手。”
然后呢。
然后安迷修结结实实地挨了雷狮一波嘲笑,然后雷狮眯起了眼睛,嘴角尽是跋扈的笑意,额头上明晃晃的黄色五角星,仿佛他身旁那头狮兽带着的紫色闪电一般带着危险的气息。
等安迷修气的想再冲上去时,雷狮止住了笑,丢下一句话转身而去,两根长长的头巾带子在风里高高扬起,转身不见。
“我叫雷狮。”
四个字打在耳膜上,水面一般带起了涟漪,波纹一圈一圈不知触碰在了何处。

“汪——”安迷修低头看去,是狼犬在拽自己的裤腿,安迷修摸摸狗子的脑袋,正思考训练场这么大点地方哪来的风,忽然回过神来在它额头上不轻不重地弹了一下,“谁让你——”

———————————————————————
精神体不仅有自己的意识而且跟主人心性相通(瞎写设定我任性√)
狗子:委屈,我给你撩汉你还打我,你个怂包。

无聊到抠细节。
“雷狮,为什么有人会在趴下之后见到你的精神体啊?”
“给狮子玩了。”
自行脑补 大猫+逗猫棒/球状物.jpg

为了自己爽瞎写的片段二
安迷修此后也经常在学校里碰到雷狮,倒不是说以前就没见过,只是在那之后,雷狮仿佛见了面就非要在大众面前和自己搞出点什么交集似的,茫茫人海只要有他就死盯他,就差一句“哟,安迷修”了。用凯莉的话说就是成天眉目传情。
只不过在训练场打了一架,这种关系顶多算死对头,怎么被口口相传成他和雷狮一见钟情暗地交往早已结合夜夜〇宵的,安迷修也很头疼。
期末测试结束后,雷狮带着他的海盗团成员到校外下馆子,一群青少年吃吃喝喝到凌晨,各自散去后,他们的头头却一个人走进漆黑的胡同。长长的头巾带子刚隐没在黑暗中,便有十几个可怖的兽影悄无声息地散落四周。
期末测试完后那一个晚上,安迷修在餐厅打完工,正要拐进小区,却听见一声凄厉的嚎叫,他本人未来得及做出反应,狼犬却自行化出,一道白光踏风远窜跃过墙头,在声源处很快引起一阵吠闹。
安迷修跟着翻过墙。
雪白的狼犬怒挣双眼,目中的火苗照耀出几只近在咫尺的鹰头来,不知哪一只先发出了怪异的尖啸,深色的血溅在狼犬白色的长毛上。
角落传出一声虚晃晃的的狮啸,
“雷狮——————!?”
狼犬在周围放了许多团火焰,安迷修得以看清雷狮复杂的脸,也第一次近距离地观察到雷狮的精神体,像头长了翅膀的狮子,前脚却是鹰爪,说不出的怪异,而此时,狮子的前额却挂了彩,后腿一道不小的口子,羽毛七零八落。其实它的主人也好不到哪里去,雷狮浑身环绕的血腥气不比身周的雷电分量小,他原本被狮子巨大的翅膀护在身后,,在看到安迷修的瞬间愣了一下,“你干什么?”毫不掩饰他戾气暴涨的事实,“我还没有沦落到需要向导来救。”
受伤的狮子撑起翅膀,引下一道雷炸伤了一只怪鹰的左眼,神像一般毫不妥协地把两人护在身后。狼犬用冰棱削断了某只鹰的羽翼,扑到鹰背上撕咬却又很快被甩下来,滚到了狮子的羽翼下。
雷狮和安迷修所待的地方是个死胡同,体型不小的一狮一狼,同对面的十几头异兽剑拔弩张。安迷修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一切,转头严肃道“你平时到底惹了多少人。”雷狮抹抹脸颊上的血瞪了他一眼。为首最高大的一只怪鹰狂啸着扑过来,狼犬发出一声凶狠的嗥叫,右眼的火焰骤然拔高,炽热的气流开始弥漫成阵,一团火焰正中鹰首。
周围温度飙升,等安迷修再解决掉一只怪鹰,已经满头汗了。火光把周围映得很亮,安迷修感到背后风起,一回头看见雷狮眼里暗光一闪,以惊人的反应力躲开一道雷光后,狮子随从主人的命令从天而降,可怖的兽影从安迷修头顶掠过,然后只剩重击耳膜的尖啸和紫色惊雷的残影,狮兽在火光的照耀下,前爪踏住半死不活的鹰,睥睨群兽般昂头展翅,一声威风凛凛的狮吼。而雷狮就站在狮子不远处,手臂上的电光丝毫不减,冷冷道:“回去告诉他,做梦吧”,剩下几只鹰四散逃开,连被撂倒的几只也忽然消失了。
可能这就是不怒自威吧。安迷修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浑身居然有点僵硬,狼犬走到他脚边,浑身是血。
雷狮正在检查狮子的伤势,安迷修忽然觉得烦躁,觉得自己控制不住地要去问了,那些像鹰一样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你大晚上会受到那些东西的袭击,你刚刚说的 是什么意思。没想到雷狮居然先开口,“那些都是我大哥手下的人,他们的精神体。”雷狮没有收起刚才战斗的状态,转身向安迷修逼近过来,停在两步外的位置,“雷家的精神体是狮鹫,神话中半狮半鹰的神兽,只是我比较特别。”
雷狮毫不掩饰在对他进行精神压制的事实,安迷修有些难以置信地听着他像讲一件普通的事一样向他这个见面才几次的人吐露家事,他的大哥如何看他不顺眼,如何打压他和他的私生子弟弟,以及,这一次为了让他去和某家亲戚联姻,以保留继承他特殊的基因。
“你也看见了,受雷家基因影响,精神体全部是狮鹫,传说中的神兽嘛,很强。”雷狮轻笑,饶有兴趣地观察安迷修惊讶的薄荷色瞳孔,“可我的狮鹫,是狮首的,前无史例,比一般的狮鹫 强好几倍。”

———————————————————————
我也不知道就这么小的一个点我扯扯扯 扯了这么多。精神体不同于家人的狮首大概只是想影射一下雷狮的叛逆…?


每次进雷狮的精神领域,安迷修都很乐意给雷狮的荒岛添上点草木,也不管雷狮是否乐意。理由是,雷狮的精神图景里不是石头就是沙土,太没生气了,应该添点绿色。雷狮气的在领域里和安迷修打了一架,狮鹫把那只狼犬的白毛都撕掉不少。可是并没有设么卵用,此后雷狮所做的事情也只是把那些绿色的植物拔掉或烧焦。直到一次,安迷修直接在海岛的峰顶处放了一口小湖泊。尽管雷狮这一次放狮鹫去炸了安迷修家的厕所,却也没能立即把那口深绿色的湖泊处理掉,炸完厕所的狮鹫回到精神领域,却看见他一向张扬狂躁的主人坐在那个湖泊旁边发呆,好一个岁月静好.jpg(狮鹫:我进门的方式不对?)

雷狮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躺回沙发里开始闭目养神,然而图景里那片深绿色的湖泊又在脑海中浮现出来了,湖底映出一片清清明明的绿,总是跟某人黑暗中被照亮的薄荷色瞳孔重合在一起,抹也抹不掉。麦芽的香甜气味在空气里弥漫开,雷狮咽下手里的最后一口啤酒。
气泡在舌尖跳了几下,把那份说不清楚的情绪默不作声地挑逗起来。
雷狮有点烦躁,起身把空了的啤酒罐搁在桌子上,他上身只穿着一件高领的黑色紧身衣,入秋了,屋子里有点冷。

这个点,还在酒吧或饭馆打工吗。在路上摘小花吗。在跟路人女孩子搭讪吗。在遛狗吗。

就算不知道那个白痴骑士在哪。

一声门响落地。
————————————————————————
就是那种,就算我不清楚你在哪也一定要出去找一找你,我果然还是文笔差表达不透恋爱的感觉还得强行解释…不尬不尬

悄咪咪补的一小段,没人发现吧嘿嘿